夏生黎li

【带卡】迟暮

原著向,唯一的私设就是佐助鸣人他们没结婚。






卡卡西老了,虽然他一直被同期和后辈称作不老男神,但事实如此,卡卡西的确老了。

毕竟老了,自从卡卡西和凯结束旅行回到村子的那天起,他就不经常出现在民众的视野里了。

卡卡西的小房子坐落在离木叶稍远的山上,虽然远,卡卡西也不需要特地去往村子里购买食物和必需品,他的三个学生可是时不时就会来看看他这个孤寡老人呢。

想到自己的三个学生,卡卡西手握空拳,放到嘴边轻笑了一声,仿佛当年七班的一动一静还在眼前。

虽说忍者的身体比普通人健壮,但那也仅限身体还富有活力的时候,等到了一定年纪,身体的各处暗伤内伤便一一显露出来。

卡卡西皱着眉头倒在床上,泛着青筋的手紧紧地揪住被子,在柔软平整的被子上抓出条条褶皱。

啊……肩膀和腿又开始疼了……果然应该听小樱的阴雨天气不该出门啊……

卡卡西调整了一下呼吸,费力的将自己从床上支撑起来。

不吃点东西的话……胃又该疼了……

退休后的生活很是枯燥,卡卡西每天有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家里待着睡觉,吃完早饭去院子里锻炼一会,然后睡午觉,吃晚饭,再继续睡觉。虽然他有时也会去山里体会体会大自然。但就像他的女学生说的那样:“再这样下去我真怕在某个意外当中我们会在一片废墟上翻找老师你。”

虽然卡卡西当时好笑的向小樱承诺不会发生这样的事,但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除了卡卡西自己不会有谁知道。


*


“混蛋佐助,你不要推我啊我说!要掉了!要掉了!”

“白痴吊车尾!是你挤到我了!”

“你们两个别吵了!要被发现了!”小樱看着面前两个孩子气的人,扬起拳头威胁般的在他们面前晃了晃。

“明明是小樱你的声音更大啊我说……”鸣人的音量在医疗上忍的怒视下越来越小。

“白痴,……蛋糕!蛋糕要掉了!”

鸣人手中的蛋糕一下脱落,亏得被小樱一把接住。

“佐助,你刚才是开写轮眼了吗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当当当——”鸣人敲了敲门。

听见敲门声,卡卡西放下手中的读物,捧起刚刚泡好的热茶向门前走去。

“吱呀——”

“生日快乐——卡卡西老师——!”

卡卡西被眼前一幕惊得说不出话,茶水的热气氤氲在他眼前。
要哭了啊……

“老师?”

“啊?啊……没事,先进来吧。”卡卡西笑弯着眼将三人迎进来。

“怎么突然想起过来的?”

“是佐助!佐助说要给老师一个惊喜!”鸣人听到问题,举起缠满绷带的手,成功暴露出主使向卡卡西邀功。

“什?!白痴吊车尾!你不要乱说!”

“我才没乱说!你都脸红了我说!”

“闭嘴!”

“你们两个安静点!”

卡卡西看着面前学生们吵吵闹闹,不禁笑出了声,这样的情景,有多久没有见到了……

“好了,别吵了,来点蜡烛吧!”卡卡西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欢快。

“噢噢噢!我想吹蜡烛!”

“白痴鸣人!今天是卡卡西老师过生日不是你!”

“吹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嘛……”

“你!”

“好啦好啦,不就是个蜡烛嘛,一起吹吧。”卡卡西在鸣人挨到铁拳之前成功地救出了他。

“好哦!”

“1—2—3—呼——”


*


卡卡西回想昨天在送走三个学生的同时,又被小樱教训了一顿。

“卡卡西老师,看你这样之前是不是旧伤又发作了?别说没有,你不能质疑一个医疗部长的判断!以后不能再这样了!还有,老师你要记得多在晴天出去走走,对身体有好处的。”

“是是,知道了,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哦。”

“真是的,又是这样,卡卡西老师你不要忘了啊!”

坐在院子摇椅上的卡卡西闷声笑了两下,有这样的学生,是自己的福气啊……

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,好想睡觉……

“啊啊啊!掉了掉了!啊——等等!”

卡卡西被远处的声音吵醒,抬头看到一个桔子滚到自己脚旁,弯腰拾起。

“啊……谢谢你,老爷爷。”

老爷爷?

卡卡西转头看向奔跑过来的黑发少年,笑着将桔子递给他。

“欸——我已经是老爷爷了吗?”

“啊?啊!您是……六代目大人!对、对不起,我看到是白头发,以为、以为是老爷爷呢……”

看着面前的少年手脚无措到不敢出声,卡卡西终于停止了恶作剧。

“没事没事,反正我也不年轻了。”

卡卡西外头瞄了一眼少年的后面,“那些都是你一个人搬过来的吗?”他指了指那三大箱桔子。

“是的!六代目大人!”

“欸——好厉害啊!”卡卡西摸了摸少年刺啦啦的短发。

黑发少年闻言骄傲地挺了挺胸,“那当然了!我以后还会更厉害的!我的梦想可是做火影啊!”

“是吗?哈哈……”卡卡西又揉了揉少年的脑袋,“你会如愿的。”

“谢谢六代目大人鼓励!连六代目大人都说我可以的,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打击他!”

“他?”

“就是我同学啦,仗着成绩好就嘲笑我!还说他会等着我第一次单独任务哭着回去,哼……”

“是吗?既然有同伴在等你就快些回去吧。”卡卡西把掉落的最后一个桔子交给少年,然后看着少年在夕阳斜晖下奔跑的身影。

“不然……他会着急的啊……”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39)